????赵海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,怎么可能,要是我真的能让死去的东西变活,那我还能呆在这里吗?那不过就是一种炼器的手法罢了,只对一些僵尸类的东西有效,当然,要是用在真正的僵尸身上,也不会是这样的效果,他并不能算是真正的僵尸,而是活尸,所以才会这样。”

????荣长生一听赵海这么说,不由得点了点头,随后开口道:“看着真的像是活人,罢了,不说这件事情了,还是说说今天的事情吧,领主大人已经吩咐下来了,让我跟你一起布置法阵,怎么样?有把握没有?你用的东西领主大人都让人准备好了,我们随时都可以去领取。”

????赵海一听荣长生这么说,不由得愣了一下,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,荣万华竟然让荣长生去负责这件事情,他以为荣万华会十分的在意这件事情呢,现在看起来好像并不是这样,这让赵海有些意外。

????不过荣万华也没有见到那些阴气真正的发威,所以向他这样的反应,到也在赵海的意料之中,赵海也没有说什么,而是开口道:“没有问题,这个你就放心好,对了,你手里现在能用的人有多少?我之前选的那一百零八个阵眼那里,都是要有人看守的,而且主阵眼那里,也必须要有人看守,所有人数少了还真的不行。”

????荣长生笑着道:“你就放心好,我带了两百人出来,够用了吧?”荣长生也是今天才接到荣万华的命令的,这件事情让荣长生十分的开心,因为荣长生十分的清楚,如果他把这件事情做好了,那他在荣万华的心里,地位就会更高,所以他对于这一次的行动,真的是很重视,但是说实话,荣长生也跟荣万华一样,他其实并不觉得那阴气在青木城这里有什么了不得的,在他们看来,赵海有可能是把事情给夸大了,就是为了给自己邀功,对于这一点,荣长生其实是不反对的。

????赵海一听荣长生这么说,不由得点了点头道:“够了,两百人足够了,这样吧,我们先把那些物资全都取出来,然后去李大人家。”李大人就是李长史,他们家现在当然是没有人住了,那里地下发生大墓,而且现在大墓的出入口就在那里,现在那里还在被军队把守着,李长史当然是不可能住在那里了。

????不过荣万华到是也没有处罚他,因为李长史跟这件事情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关系,他们家只是在挖一口井,还没有挖通,也没有挖到大墓,他们只是破开了大墓的封土层,把里面的阴气给放了出来罢了,至于那通道,那可全都是香儿弄出来的,与他没有什么关系,所以他并没有被处罚,甚至荣万华还另赏了他一套宅子,李大人已经搬家了。

????荣长生一听赵海这么说,也点了点头道:“好,我现在就让人去办。”说完他直接就叫来了一个护卫,跟地个护卫说了一声,那个护卫这才冲着荣长生行了一礼,转身走了,而荣长生却是领着赵海直往领主府外走去。

????等到两人到了领主府的牌楼那里的时候,外面已经有一队骑兵等在那里了,这队骑兵有近两百人,每个人都顶盔贯甲,十分的威武,在那里还准备了两匹空马,看起来是给赵海和荣长生准备的。

????荣长生和赵海上了马,直往外面走去,两百骑兵跟在他们的身后,等他们来到外面的大路上,就见几辆马车已经等在那里了,等他们在前面走,那几辆马车就在后面跟着,他们一行人,直向李长史家走去。

????李长史家离领主府这里也并不是很远,很快的他们就已经到了李长史家了,李长史家这里,还有一小队军士在这里驻守,他们到了李长史家门前的时候,就有一个骑兵走到了李长史家门前守卫的士兵那里,把一张手领给那士兵看了看。

????那士兵看过他们的手领之后,这才让开了道路,同时也打开了大门,众人这才从马上跳了下来,往大门里走去,等到他们进了府里,就见到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正站在府里等着他们,一看到他们进来了,那人马上就迎了上来,冲着两人一抱拳道:“青木军甲字团,第七小队小队长许长瑞,拜见两位大人。”

????荣长生看着许长瑞,微微一笑道:“辛苦你了,现在你们只需要外围的警戒就可以了,这里手令。”说完荣长生拿出了手令给许长瑞看,许长瑞看过手令之后,冲荣长生又行了一礼,随后领着他的手下退了下去,只在李长史府的外围守卫着。

????赵海他们很快就来到了那个出入口那里,现在那里已经被扩大了很多,那里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,不过现在却并没有人在那里,里面的东西都已经搬走了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人了,赵海看了四周一眼,点了点头,随后转头对荣长生道:“荣队长,我要在这里布置法阵,你现在还有一个任务,那就是领着人,把要求他们制做的一百零八面阵旗,分别插到我昨天做好了标记的地方,然后在留一个人守在那里,不要让任何人动那阵旗,可以吗?”

????荣长生马上就开口道:“没有问题,我马上就领着他们去办,长水,你要这里帮着先生,先生有什么要求,都要做到。”他身边的一个军士应了一声,荣长生这才转头对赵海道:“先生,这是我弟弟长水,你有什么事儿,就让他去做就可以了。”

????赵海点了点头,接着开口道:“把外面车上除了那一百零八面阵旗之外的所有东西,全都搬到这里来。”荣长水应了一声,马上就安排人去做去了,而荣长生也冲着赵海行了一礼,接着转身离开。

????不一会儿赵海要的东西就一都搬进来,赵海这一次要布置的法阵,与黑木城那里要布置的法阵可是不一样,所以要用的东西也不一样,不过还是以阳属性的东西为主,他在院子里要画很多的阵符,当是这些就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????等到他把所有的阵符全都画好之后,又在几个主要的位置,插上了阵旗,最后他把几个玉瓶,抱到法阵里面,这几个玉瓶全都是按他的要求制做的,每一个玉瓶都近三尺高,白玉所制,十分的漂亮。

????把这一切都弄好之后,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,而这时荣长生也回到了院子这里,一看到院子里的情况,他也不由得吃了一惊,因为这院子里现在到处都画着阵符,这些阵符全都是红色的,看起来十分的诡异。

????赵海一看到荣长生回来了,也冲着荣长生点了点头,随后他走出了院子,直接就打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对荣长生道:“外面的阵旗全都布置好了?位置没有错吧?”赵海现在还真的是感觉到有些累,所以他这才坐着跟荣长生说话。

????荣长生马上就开口道:“都已经布置好了,不会有任何问题的,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?”荣长生十分的清楚,这一次的事情,主要就是看赵海的,所以赵海这里是绝对不能有问题的,当然,也正是因为如此,所以一切必须要听赵海的。

????赵海沉声道:“现在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左右,我先休息一会儿,你也休息一会儿,等到快要午时的时候,我们在行动。”说完赵海就直接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,荣长生一看赵海的样子,他也没有说什么,也吩咐让大家可以休息一下,他也就在赵海的旁边坐了下来准备好好的休息一下。

????很快,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快要过去了,赵海睁开了眼睛,他现在脸上那疲惫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了,赵海长出了口气,随后慢慢的站了起来,等到他一站起来,荣长生也马上就睁开了眼睛站了起来,看着赵海。

????赵海看着他的样子,笑着道:“你跟我进院子,帮我护法吧,现在离午时很近了,我必须要进行最后一次检察。”荣长生点了点头,随后跟着赵海进了院子,两人进了院子之后,赵海就指了指院子里的一块空地,沉声道:“你就站在这里不要乱动。”

????荣长生应了一声,还真的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那里,赵海走到法阵里,随后他双手掐了一个法诀,接着大喝道:“临,斗!”随着这两个真言出口,那法阵马上就亮了起来,随着那法阵亮了起来,城里的阵旗,也全都跟着亮了起来,赵海闭着眼睛感觉了一下,随后不由得点了点头,阵旗都没有问题,看来可以进行下一步了。

????荣长生一直站在那里,他亲眼看到赵海的两个真言出口,法阵上的阵符就全都亮了起来,这让他有些吃惊,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,好一会儿,就见赵海停了下来,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赵海。

????赵海这时也转头看了一眼荣长生,冲着荣长生微微一笑道:“刚刚就是看一看,城里的阵旗是不是都能用,还好,阵旗没有问题,现在就等时间了,只要时间一到,我们马上就可以发动了。”荣长生并不知道这些,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,他必须要完全的相信赵海才行。

????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赵海一直在计算着时间,终于等到了午时了,就在到了午时的那一刻,赵海的双手飞快的结印,随后大喝道:“临,兵,斗,者,皆,阵,列,前,行!”九字真言同时出口,同时手里还飞快的变幻着手印,随着他的声音,那法阵也跟着亮了起来,最后变成一道红色的光柱冲天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