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进攻!”

????末世战歌将剑刃直指前方,低喝道:“让他们感受印服的忿怒,让他们知道惹了不该惹的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!开战了!”

????一时间,兵戈四起,我们的阵地四面八方的印服玩家发动了进攻。

????转眼间,外围的兵力已经开始碰撞,临界、剑墨、煌溪、天无悔、唐韵、苏希然、林澈、清言等人也已经跟对方的玩家接触了,大家开始了开心的刷积分的旅程,此时此刻,我们在等级、装备、名将技、团队组合上都占据着绝对优势!

????反观印服,其中近一半的人马都是参与远东战争的人,近十天的鏖战,他们从贝尔法斯特要塞开始,来回转战,在美服境内打了多少次战役已经不可胜举了,最终的星空城之战更是惨烈,跟拼命的F

????oze

????打了许久,最终啃下了星空城,但付出的代价却是相当惨烈的,许多人都阵亡了多次,最终回归青光城也是被迫他杀、自杀回归的,伤上加伤,损失不可斗量。

????保守估计,眼前这群围攻我们的印服主力军团,平均等级大约在284级左右,已经很低了,而国服这次参战的都是精锐团队,平均等级在293-296级之间,双方等级差了近十级,带来的等级压制效果就可想而知了。

????如果不是知道印服现在有多虚弱,我也不会敢拿一百万人去跟人家的几千万硬碰硬了!

????最重要的是,我们还有NPC军队的驰援!

????……

????“可以了!”

????方铭手握利刃,守在重炮阵地前方,低吼道:“瞄准敌军人群,准备炮击——放!”

????“蓬蓬蓬——”

????炮击声无比密集,一瞬间,大量火焰花朵在印服的人群中绽放开来,杀伤惊人,甚至还夹杂着不少火浆炮的攻击,一缕缕火浆迸射挥洒,仿佛下了一场火雨一样,对大范围内的印服玩家都造成了可怕的持续性伤害,对方的人群几乎是成片成片的倒下的。

????我看了一眼一旁的风语,道:“让龙骑编队参与进攻吧?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她重重点头:“怎么打,凌乱进攻,还是?”

????“别让他们尝到一点甜头。”我想了想,道:“让龙骑编队保持龙腾之阵进攻,一旦龙腾之阵即将崩溃的时候就马上撤回来,等真气恢复了再进攻,确保没有损失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杀伤他们,至于具体怎么办,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的。”

????风语欣然一笑:“知道了,交给我吧。”

????“嗯,去吧。”

????不久之后,四道龙腾之阵出现在了战场的四个方向,龙骑士们翱翔在天空之中,周围龙气旋转,仿佛有一头头圣龙在缭绕咆哮一样,当龙腾之阵碾压下去的时候,顿时下方的印服玩家齐齐被压碎成了白光,瞬间就被秒了,紧接着外围的龙骑士连连挥动龙剑、龙枪,将一缕缕烈芒挥洒在人群中,杀伤力惊人,几乎是吊打一群印服玩家了。

????……

????“该死的!”

????人群中,末世战歌远远望着天空中的龙腾之阵,怒吼道:“今夕何夕那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又把龙域的兵力给召唤过来了,TNND,龙域是所有玩家的圣地,如今怎么好像变成了今夕何夕一个人的私人财产了,动用龙域军队进攻我们,这笔账我们一定要讨个说法!”

????“没错!”

????纸飞机怒道:“卑鄙无耻的今夕何夕,每每都动用这种非常力量来攻击我们,太无耻了,这笔账我们一定要投诉到月恒总部去,我就不信了,咱们印服一亿玩家一起投诉,月恒总部能不重视这个问题吗?气死我了!”

????末世战歌沉吟一声:“光凭一腔愤怒是没用的,纸飞机,马上去调动城内的NPC军队,咱们调集金丝弩锐士来对付龙腾之阵,也只有金丝弩锐士能让这群猖狂的龙骑军团吃大亏了。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半小时后,大量的金丝弩锐士组成方阵冲出城池,直奔战场。

????而我则伸手一指远方,对林星楚道:“星楚公,你看到没有,神象帝国的最强王牌来了。”

????“哦?”

????她眯起一双美目,笑道:“我知道他们的存在,金丝弩锐士,一种擅长使用怪异武器的强者,据说神象帝国凭着金丝弩锐士打下了半壁江山,如今终于让我们给碰上了。”

????“没的说啊!”

????我笑了笑:“调集所有的火浆炮,瞄准金丝弩锐士的方阵,在他们靠近龙骑编队之前轰掉他们,那些密集弩手最怕的就是火浆炮这种大范围杀伤的兵器了。”

????“嗯!”

????林星楚一摆手,方铭马上就去照办了。

????顿时,近三千门火浆炮密集的排布在阵地内,方铭手握令旗指挥,齐刷刷的掉转炮口瞄准远方的金丝弩锐士方阵,下一秒,方铭直接令旗落下,低吼道:“开炮!”

????瞬间,无数火焰流星冲天而起,三千枚火浆炮弹在阵地中仿佛天女散花一样的炸开,而且是排布式的轰炸,并不集中轰炸一个点,轰炸的是整个区域,以至于近两万名金丝弩锐士几乎连敌人的身影都还没看到,直接就葬身于火浆炮的海洋之中了。

????“混账啊!”

????印服人群中,末世战歌暴跳如雷,脸上满是杀机,快要把拳头都捏碎了。

????显然,他们的金丝弩战术又失败了,火浆炮拥有2400码的超远射程,足以让金丝弩锐士接近之前就损失殆尽了,这是他们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我艹……这也太爽了……”

????林澈笑道:“感觉这次末世战歌真的被我们给打急眼了啊,脏话一连串的往外蹦,这跟他原来的姿态可大大不同啊!”

????“能不着急吗?”清言一边射箭,一边笑道:“看看战场战损比嘛,目前是1:22,想杀我们一个人,他们要损失22个人,我要是末世战歌,这个战场的总指挥,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。”

????“让他们送吧,我们乐得收人头和积分。”煌溪笑道。

????一时间,两边的人态度对比强烈,国服这边的高手们好整以暇,印服那边已经一个个都气急败坏了,以绝对的优势攻打我们,结果损失却是我们的数十倍,国战打到了这个阶段,双方的差距已经太大太大,不是人数就能逆转得了的了。

????骑乘着破风之雷,身处人群核心处,我忽地悠悠叹息一声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一旁的风语问。

????我满怀感慨的看着远方的战场,道:“这么大的场面,这么激烈的战斗,我只能看着却不能参加,你不觉得这是一种遗憾吗?”

????“算了吧。”

????她幽幽道:“你身负信物,就饶了人家吧?”

????“哈哈哈哈哈~~~”

????我转脸看着她:“风语,你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????她撇撇嘴:“丁牧宸,你连年征战,这几个月更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,星楚公和陛下都对你十分倚重,但你可千万不要忘了,你是龙域的人,月池大人对你更是倚重,而且不仅仅是因为你的战功,更因为你是你……”

????我一愣,随即抿了抿嘴,道:“我知道,我的使命是守护人族,守护龙域,但是……夏族是我的家园,我责无旁贷,等我结束了所有的战事,就解甲归田、铸剑为犁,去龙域跟着师姐专心修炼,然后追随师姐的脚步破碎虚空,去神界拜见师父她老人家……”

????风语不禁扑哧一笑:“可拉倒吧,铸剑为犁就算了,龙域目前依旧岌岌可危,需要你丁牧宸的这把剑,至于修炼一途,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太高看自己,还破碎虚空呢,你差得远了!”

????“靠,你嫉妒我的天资和根骨……”

????“你一个靠机缘和师姐宠着的人,你有个屁根骨……”她一个没忍住,把实话给说出来了。

????我一脸恼羞成怒,悻悻道:“风语,我迟早会收拾你,你等着!”

????她梨涡浅笑:“我每天都在等着你收拾呢,你有那个能耐吗?即便是你拥有火龙之印,但在印记没有完全觉醒之前,我还是随时都可以捶你一顿的,要不要现在就试试?”

????说着,她身周龙气缭绕,次元光辉迸发,气场不是一般的强悍。

????“还是算了吧!”

????我心底有点虚:“我们两个天天吵架就已经让师姐很闹心了,我们要是天天打架的话,师姐说不定会一怒之下把我们都逐出龙域的,你说你在龙域讨个龙骑大统领的差事都不容易,且行且珍惜吧!”

????“哦!”

????她一脸黑线的点头:“说的也对,这些年来我只学会了打打杀杀,下一份工作都不知道要去哪儿营生,留在龙域混日子也是不错的。”

????“嗯,孺子可教、朽木可雕!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……

????此时,战斗的烈度越来越高,印服玩家从四面八方袭来,潮水般的不断冲击我们的外围防线,有些区域的外围防线已经开始崩溃了,毕竟对方的人数还是太多了,我们想要没有折损是不太可能的,特别是与世无争、霸盟、鱼雁音书等稍弱一点的公会,在对方车轮战的冲击下,防线崩溃是迟早的事情。

????不过没关系,我们的防线一环扣着一环,一环被破,后面马上就能补位,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