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宝源局,京师里名气不大但是却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的一个小衙门,这里其实管理的业务非常高端,就是铸钱!

????清朝一共有两个造币厂,一个是宝源局一个是宝泉局,天下所有铸造铜钱和银锭的银炉都归这两个衙门来管理!

????他们隶属于户部和工部共同管理,一直控制着大清国每年的货币供应量!

????这本来是一个万年铁打的金饭碗,可是在这几年日子可就不好过喽!

????清朝被迫开埠之后,大量海外的银元流入,再加上肖乐天这家伙还私铸鹰洋,后来干脆不私铸了,直接发行华族龙纹银元!

????这种铸造或者冲压出来的银币简直是市场上的硬通货,百姓接受度太高了,这下可好直接把大清造币厂的白银业务给冲击的七零八落。

????白银业务锐减,他们只好多铸造铜钱,可是没想到铜钱铸造没几天,钱票又出现了,纸币印刷可比铸造铜钱经济节约太多,这下连造铜钱的任务也少了很多。

????经营惨淡的宝源局光去年就关闭了三座铜炉,眼瞅着就要揭不开锅了!

????满人也知道什么是大趋势不可逆转,最后宝源局和宝泉局的管理权,居然临时授予了杨智这个叛徒!

????杨智控制着满清北票的印刷,如今又控制了两大造币厂,这权势差不多也赶上后世央行行长了!

????今天不知道是怎么搞的,杨智居然在城里过夜,这家伙狡兔三窟很少固定在一个地方休息超过三天,因为他怕被刺杀!

????有时候在城外的庄子里,有时候在内城或者南城的四合院里躲避,甚至有时候直接住在办公的衙门里!

????今天他为什么住在了距离冲突最近的宝源局内,这究竟有什么原有那就不得而知了!

????不管他为什么会住在这里,反正这场战斗从始至终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,他一直紧张的关注着眼前的一切,手下也有人给他传递消息。

????从毒烟弹进攻开始,他就知道元首下手了,刚开始他真的想逃之夭夭,他害怕自己也成了叶秋他们捎带脚的收拾对象。

????可是好奇心害死猫,他已经离开华族太久了,他真想知道知道如今华族究竟变成了什么样!

????看看手下一百多号高薪聘请来的江湖好手,他的心中稍微有了一点底气……这些人保护自己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!

????可是战斗一打响,这杨智的嘴巴就惊的没有合拢过,趴在房顶上就跟一个巨大的壁虎一样,也不怕夏夜的潮气,从开战到最后撤退到毛家湾,他一直都在秘密的观战!

????叶秋他们战术是他没有学过的,也就是说特种作战从他叛逃之后已经升级了不是一星半点!

????很多装备他都没有听说过,尤其是毒烟弹!包括***的再次出现也让他无比震惊!

????他的内心百感交集,其实这一切本来也有他一份的,如果他没有叛逃也许此刻已经成为了一个指挥如此精锐的将军了吧?

????但是人生没有假如,既然你已经做出了抉择,那就得选择承受着!

????但是到最后,当龙歌唱响,叶秋那些曾经的战友们升起了他们心中的残血旗以后,这杨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。

????他趴在瓦片上哽咽着,眼泪如泉涌“为什么……我好恨啊……呜呜呜……本来这有我的荣光的!”

????“本来华族这伟大事业,应该有我一份荣耀的……呜呜呜……为什么我最后成了被抛弃的哪一个啊!”

????“我好恨啊!我恨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……”

????人心就是如此贪婪,杨智就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,他一方面想要满清这种半奴隶制度的贵族好处……因为奴役别人是人类心中留存久远的恶,也是人类的本欲!

????谁不想当贵族,享受被奴婢伺候的甜美滋味呢?

????可是这些他得到了,却又感觉心灵空虚,他又想起曾经在元首战旗下浴血奋战的光辉岁月!

????是啊!那时候没有奴婢可以用,更没有三妻四妾可以快活,吃饭也不能一顿饭上六十六道菜,大家都是一起吃大锅饭!

????豆腐、白菜、粉条、五花肉炖一大锅,一人一个铁罐头盒子,吃了一个稀里糊涂,就算聚餐喝酒也都是农家土酿!

????那样的生活很清贫,但是却无比的充实,心灵是满足的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我在做一份伟大的事业,我内心的荣耀感是满溢出来的!

????而这一切自从来到四九城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!

????今天,他再一次看见了当年自己的模样,又一次听到了军歌,他哭的像一个孩子,他心中扭曲执拗的总是想不明白!

????为什么就不能两样福气都享受了呢?凭什么就不让我都享受了呢?

????趴在瓦片上,他还不敢大声的哭泣,他生怕下面院子里的护卫们发现他的软弱,他不敢保证这些人的忠诚,这里面很有可能混杂着不少满清各派系的探子!

????他只能把脸埋在瓦片上让眼泪冒充雨水往下流!

????“呜呜呜……我上山是虎……我下海成龙……呜呜……我在人间是堂堂的……”

????歌已经唱不下去了,他哪里还有脸面说自己是什么大英雄啊!

????人为什么会变态,就是因为欲求不满,还不能反思自己的错误,这种人永远都要把责任推卸给别人!

????“我为什么要哭?呸……我哭什么?是肖乐天对不起我,是他误了我!”

????“这个该死的王八蛋,为什么不在我叛逃之前就宣布六爵十八等?你要是早就宣布了,我何至于叛逃呢?”

????“你要是早给我个公爵侯爵的,我何至于来满清这边给他们磕头?”

????“是你逼我当不成好人的!肖乐天啊,是你逼我当不成好人的……”

????原来悔恨的表情渐渐的消失了,阴冷的杨智抬头看着院子里等候的属下“听我命令……这些西山营的和九门提督府都是废物!”

????“爷我赏赐你们一份大大的功劳,没准也能封妻荫子啊!”

????“点火把!带足了煤油……骑上快马给我杀出去!”

????“放火烧!把这些叛贼都烧死,把他们全都烧死在库房里!”

????“外面都是一群废物吗?就这么简单的计策都想不出来?还想抓活口呢?他们懂个屁,肖乐天那邪魔精通洗脑,他带出来的都是死忠,都是不可能投降的!”

????“不要抱着幻想了,赶紧放火烧啊!”

????“嗻!”院子里数十名护卫集体半跪打千,一个个满脸横丝肉乱跳!

????咣当一声,宝源局的衙门大门洞开,从里面冲出一匹又一匹战马,火把命令照的胡同一片雪亮!